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槿花开

今日归去,做个闲人,对一池墨,一山雨,一溪云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我的越剧情结  

2011-03-06 17:52:03|  分类: 散文诗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【原创】我的越剧情结 - 木槿 - 木槿花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家乡明代古戏台资料来自网 络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一

         喜欢越剧,不如说是怀念孩童时的一段抹不去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 我出生的老屋,是住着几十户人家的大院子,大院背后,依傍的是修竹蓊郁的瑾山,老屋的正门,隔着几米宽的马路,面对一道围墙,围墙之内,是越剧团的戏台和后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大概我在娘胎里就早晚听着墙院内飘出来的越韵清音了,这也许是母亲都不曾意识到的早期胎教吧?出生后在母亲的襁褓中,应当也是无数次地在越剧的音乐中安然入睡的。及至长到垂髫之年,我才关注起那些经常从戏院小门到我家屋旁水井浣洗的女子,我总是借着一些理由在井边玩耍,好奇地偷看她们扭着细软的腰身,走着碎碎的步子,端着脸盆三两成群来到井边,一边洗一边说着嘤嘤唧唧的软语。有个我最喜欢的小女子,至今我还记得她明眸皓齿、柳眉桃腮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祖父读过私塾,又上过洋人教会学堂,有几分风雅,记得他常常戴着礼帽、穿着长衫布鞋去戏院看戏,有时候也带上我去。小的时候听不懂戏,只看得台上演员穿着绣花的古装,依依呀呀地唱念,花旦盘旋的发髻,耀眼的金钗银钗,令人眼花缭乱,还有武生冠上的翎毛,细长柔软,时而摇摆时而弯曲,让人心生好奇;至于故事情节似懂非懂,也不往心里去了。印象最深的有两出戏,一台是《薛丁山三请樊梨花》,记得薛丁山三气樊梨花,樊梨花一气之下假死,薛丁山绕着棺材甩着长发一步一磕头;另一出今时想来应该是《碧玉簪》,记得戏中官人把娘子惹恼了,官人三求三请娘子都不予理睬,那时能看得懂的都是冲突最剧烈的情节。

        剧团有一对当家生旦,花旦王良贞面目秀婉,唱戏鼻音重声音低哑,后来看了《红楼梦》越剧电影,觉得她一颦一笑、扮相、音色和唱腔颇像王文娟;小生高锦云方圆脸盘,轮廓分明,眼睛炯炯有神、剪短发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,她扮相俊雅、声音高亢响亮,如今想来她的模样儿颇有些陆派演员曹银娣的风采,她俩都是杭州人,长期搭档。这对金童玉女,在当地是无人不知的名人,走在街上的回头率不亚于现今的明星大腕。隐约记得有个老生姓武,高瘦的个子,走路也是直板板的,平日看到都是一头齐耳短发,她是我同学的母亲。还有个彩旦叫爱金,父亲朋友之妻,算是熟人了。其他的还有一些龙套,当时还记得一些名字,如今也忘得精光了。

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我的越剧情结 - 木槿 - 木槿花开

       家乡明代古戏台,资料来自网络

 

       自己去看戏的年龄,大约十一、二岁,每当晚上有戏的日子,那些院子里大一点的哥哥姐姐,就缩头缩脑早早潜入与戏院毗连的邻里家中。戏院与民居之间是由一人高的木桩栅栏隔离的,木桩之间难免留下一些较宽的“缝隙”,那些木桩,早就被一些大孩子摇松了,到了傍晚,我就胆怯怯地尾随着那些大孩子,猫着身子,溜进邻家,待到鼓板响起,在夜幕的遮掩下,伙伴们扁着身,逐个钻过木栅栏,伺机潜入戏院各个偏门,然后找个角落或空位看个热闹。好在那时我体型纤瘦,翻墙钻洞倒是毫不费力,只是那些“免费的晚餐”每每饕餮起来,都是胆战心惊的。

       也许,越剧就在这样似懂非懂有意无意中进入我的人生,那婉转清丽的越剧符号,编织成一缕乡情,缭绕在我心灵深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【原创】我的越剧情结 - 木槿 - 木槿花开 妹妹的剧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混沌十年,越剧团不演越剧了,演员们先是改跳“忠字舞”,后又演出京剧样板戏,可怜珠圆玉润的小生高锦云改剃了寸头,化身杨子荣、郭建光,而娇小妩媚的王良贞则被下放农村,远离舞台。十年离索,直至78年,恢复了越剧团,重排传统剧目,而演员已经换了一茬,新旧交替当儿,中学刚毕业的妹妹被招进了越剧团,冥冥之中我与越剧的缘分又靠近了。

      妹妹演越剧,我倒是近水楼台沾了不少看戏的光。虽然考上大学,远离家乡,但逢假期,剧团有演出的时候,妹妹总是邀我看戏,看戏后总少不得给台上的她和她的舞台姐妹点评点评,说来脸红,那是真正的外行评内行,无知者无畏。当时剧团的演职员中有不少与我相熟的,编剧、导演、主演小生、花旦都是熟人,看戏的乐趣不由得又升了几级。

       那几年及至大学毕业后陆续看了一系列传统剧目,记得起的有《狸猫换太子》、《孟丽君》、《碧玉簪》、《盘妻索妻》、《三看御妹》、《打金枝》、《追鱼》、《穆桂英挂帅》、《红丝错》、《沙漠王子》等。虽然看戏,但我着实是个外行看热闹的人,用现今的话来说是个地道的伪戏迷,我只是迷恋那个婉转的越剧腔调,那些才子佳人婉约的故事,还有舞台上我如花似玉的妹妹,我只是一个喜欢美的看客罢了。那时除了从风靡大江南北的越剧电影《红楼梦》中知晓徐王派外,便不知道其他越剧流派,至于家乡越剧团唱的什么流派,迄今不大明了,而越剧唱念做打的程式我更是不知三昧,尽管如此我看戏的兴致一直持续数年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 就这些与越剧的各种因缘,使得我对越剧情有独钟,在背井离乡的漫长岁月里,往往电视镜头中越剧的一个片段,几句唱腔,若干旋律,便会将我从书房、卧室甚至厨房里唤出,停下手中的活计,痴痴地凝视银屏。我不知道越剧吸引我的是孩童时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,还是这些亲昵的语言韵律已化作了我的乡音,结着我的乡愁,让我无法忘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8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